中日韩文化交流故事会在穗开讲

  • 我要分享:

原题目:三地艺术团 齐齐谈匠心

中日韩文化交际故事会在穗开讲

加藤嘉一

中日韩文化交际故事会在穗开讲

胡智荣

中日韩文化交际故事会在穗开讲

周强

中日韩文化交际故事会在穗开讲

“要成为鼓童的成员,必需履历为期两年的辛苦训练。青年凑集在一所废除学校里,日复一日承受培训。” ——太鼓

中日韩文化交际故事会在穗开讲

“我们共约切掉了227600个洋葱、45520个黄瓜,364160个包菜,227600个胡萝卜。” ——打秀

中日韩文化交际故事会在穗开讲

“制作狮头有四大工序,细分的话,可以分出300多道小工序,1300多个节点。匠人要不断地用尺子去比对,再用眼睛去掂量。” ——黎家狮

为响应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提出的“深切文明交际互鉴”号令,7月15日,由广州市人民当局新闻办公室主办、正佳集团经办的“初心 匠心”中日韩文化交际故事会在广州举办。

故事会上,包含日本传统太鼓乐团、韩国打秀团队和广州歌舞剧场舞剧《醒·狮》艺术家在内的来自中日韩三国各界贵客等,用切身履历,讲述在艺术创作、文化交际路途上“初心 匠心”的故事,展示中日韩传统艺术文化的魅力,推动三国文明交际互鉴,促成中日韩官方敌对交际来往。

匠心对谈

日本太鼓:

“苦行僧”式修炼以保纯洁美感

日本国宝级太鼓乐团鼓童Kodo除了在昨晚的故事会冷艳退场,他们还将于今明两天,在广州大剧场为市民带出处歌舞伎“人世国宝”坂东玉三郎引导的鼓乐表现《螺旋》。

鼓童成员住吉佑太说,在太鼓艺术中,表现者被称作“鼓童”,是因为在日语里,“鼓童”(Kodo)指胎儿在母腹中听到第一声,“童”为赤子之意,即以赤子之心擂鼓,给人以震撼。住吉佑太的先辈们也是如此践行。1971年,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阔别繁华都市,离开位于日本海的佐渡岛上,开始致力于日本传统太鼓的表现和研究,开始了斯巴达克式的严格训练,坚持匠心,终于为日本这一流传至今、活泼生动的艺术模式,开发新的天地。

除了音乐创作,鼓童也兴办了极为严格的作息与训练体系。恰是“苦行僧”式的糊口,让他们的魂灵与音乐都坚持着纯洁的美感。住吉佑太分享道,鼓童采用了一种“研修所”式的培训体系,以确保多年传承的技术及精力能传递给先人。“要成为鼓童的成员,必需履历为期两年的辛苦训练。大概20名青年男女凑集在佐渡岛的一所废除初中学校里,日复一日承受培训。”在他看来,糊口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中,一些已被现代人遗忘的感官天性会不断精进。

如今,鼓童的音乐在不断生长,融入鲜活的元素,并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单干。“兴起源于非洲,后颠末丝绸之路传到中国,又一路传到日本等国度。如今,太鼓表现也交融了不少韩国攻击乐的元素。” 跟着中日韩等国度之间的艺术频仍交际,他但愿,当前有更多时性能有表现上的单干。他举例,在2002年,鼓童列入了张艺谋导演的《俊杰》片子音乐创作。

韩国乱打秀:

首个百老汇舞台的亚洲无声悲剧

当拿着锅碗瓢盆的韩国乱打秀团队刚在舞台表态,就赢得现场观众的一阵笑声。可能对于广州市民来讲,这个来自韩国的文假咭片不是那末熟悉,事实上,《乱打秀》成为第一个登上百老汇舞台的亚洲无声悲剧。

虽然说是“烹小鲜”——在舞台上,与演员们打交道的是黄瓜、卷心菜、胡萝卜等蔬菜,但他们却以此为艺术,砧板作鼓、菜刀作槌。正佳光迈传媒总司理崔容硕坦言,直到上世纪90年代,亚洲戏剧都始终无法融入西方舞台,于是,他们决议做一台有代表性的亚洲戏剧,将东方元素传布到全世界。“这是一个很艰巨的进程,因为没有任何前车之鉴”,在创作进程中,他们也融入广州的饮食文化元素。“无言剧的表演方式解决了文化传布障碍,频频打磨交融亚洲元素,让观看的每一团体都能开心、震撼,为此《乱打秀》降生了。”

1997年,乱打秀在韩国首尔的首演就大得胜利;1999年,乱打秀第一次踏上国内舞台的“英国爱丁堡节”;2006年,《乱打秀》成为第一部登岸美国百老汇的亚洲上演。而在这暗地里,“是我们共约切掉了227600个洋葱、455200个黄瓜,364160个包菜,227600个胡萝卜……”如果这些数字还不敷形象,崔容硕继续诠释,“如果一个家庭天天用5个黄瓜,那末这个数目够让这个家庭吃249年了。”